湖南旅游不进则退张家界已显老态长沙应成新龙

2019-08-12 21:58:09 围观 : 61

  

湖南旅游不进则退张家界已显老态长沙应成新龙头

  原因,一方面是贵州、湖南毗邻,贵州吸纳大量游客的同时,必然会对湖南客源产生负面影响;另一方面湖南和广西类似,都属于很早了确立发展旅游产业,也形成了成熟的景点和运营模式,但近两年这些景点和模式都有些过时了。

  湖南人均收入最低,这说明从这个省来看,湖南旅游产业还是有很大的潜力。百度指数也是最低,说明湖南旅游在整体宣传上,工作做得不够。

  再看人均消费走势图,湖南和贵州的走势也出现了很吓人的 剪刀差,但这一次上去的是湖南,底下的是贵州。

  1. 旅游产业升级,提供更高质量的旅游体验和更多的旅游服务,吸引游客更多的消费。由于消费并不是强迫,基础服务的价格甚至会因为产业发展而降低,例如一些门票减免,因此不但会保证原有游客数量增长的同时,还能吸纳更多的其他种类的游客。产业进入良性发展循环。

  纵观十年走势,张家界的增长性无疑是最差的,这和张家界开发早,景区相对成熟有关。恩施虽然2018年排名是最后,但应该是增幅最大的,因为它最近十年一直处于持续投入,开发建设的阶段。

  而这种一飞冲天的背景,是大同为了从一座煤城向旅游城市转变,持续不断地投入、开发、建设。

  长沙和周边湘潭、株洲是个很大的宝库,有必要对一些有价值的近现代建筑和厂矿给予保护,有条件的尽快开发。不必建成专门的旅游景点,做成博物馆或者文创园区、综合体甚至文体场馆都可以。

  长沙因为相对成熟的住宿、餐饮、娱乐配套,义无反顾的应该承担起旅游产业新龙头的角色。中心城市文旅产业有了活力,才能带动周边的人文景点的活跃,凤凰古城之类的景点也会获得更多产业支持和收入来源,最终摆脱纠结。

  通过五省运营数据可以看到,贵州取得四项第一,人均消费最低何其让利给游客,减免门票交通有关。

  从第17名广西到第7名河南,指数差距仅有12分。一方面说明这一区间内的11个省市彼此竞争激烈,另一方面湖南或其他省市只要把握住机会,都较容易冲进前十。

  从近十年的旅游产业收入趋势图上可以看出,湖南原本一直保持在领先的位置,但在最后被贵州超越,且迅速拉开了距离。

  大同的阶段性更明显,2009年开始大规模城市和景区改造,2013年大规模改造告一段落,因此客流增长也分为了三个阶段。在第三阶段,也就是现在,正处于一飞冲天的状态。

  旅游产业既是入口,也是出口,在树立品牌形象、增加人气、解决销路等多方面都会对周边产业形成支持。将是湖南吸收、承接、转化广东外溢的第三产业的一大助力。

  在31省市旅游产业排名中,湖南排15名,可以看到和周边省份相比只比广西高两个名次,落后于贵州、江西、福建。

  在旅游资源详情列表里,湖南相比周边省份在景区、世界遗产等项目上都不占优势,而在文物保护单位这一项上优势明显。再加上湖南人本身具有的文艺天赋,在人文旅游方面应该有更大作为。

  自郴州一下一共10个地市住宿指数偏低,要知道湖南是全省都有旅游资源的省份,如此大面积的地市住宿配套不足,显然会制约旅游在对应地区的发展。

  张家界在2008和2013年的旅游人次有明显下降,当年都有一些经济或社会原因影响了旅游市场,但是影响最大的往往是自然资源类的景点,也就是观光游的目的地。

  湖南旅游产业以张家界为龙头已经多年,而如今的张家界已经显露出局限性,在旅游市场整体转型的现在,湖南必须找到新的龙头,旅游产业才能取得突破,再创佳绩。

  2. 旅游产品和服务并没有改变,单纯由于成本上涨或者追求更大利润,提升产品价格。在初期,游客并不减少,甚至还会惯性增加。但随着人均消费上涨,会让越来越多的游客觉得吃亏。负面口碑往往会与需求转移同时到来,游客和收入增幅随之明显下降,如果不采取措施,将会迎来负增长。

  湖南旅游没有辜负这一地利,是毗邻广东的闽、赣、湘、桂、琼五省中,连续多年的游客总量和总收入头名。

  湖南为广东省贡献了最多的外来人口,也是和广东往来最密切的省份。这为其旅游产业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。

  不在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有价值的历史遗存在湖南也很丰富,这也是一笔很丰厚的旅游资源。比如一些厂矿、一些现当代的有价值的建筑景观。这是湖南相比周边地区更具优势的地方。

  不仅仅是酒店行业,爱吃、会玩、富有娱乐精神的长沙人,把餐饮、娱乐行业也培育的很兴旺。长沙因此具备了新时代旅游网红目的地的潜质,吃小龙虾的文和友今年五一期间七千多号排队,也许只是未来火爆的预演而已。

  但是,湖南旅游产业的各项关键数据在2016、2017年间被更偏远的贵州超越,到了2018年自己的增幅也出现明显下降。